-------【本期导语】-------

  3月20日,备受关注的《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规定中“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或适当惩戒”的要求引发多方热议。两会期间,也有代表在讨论“如何解决校园暴力问题”时提出完善教育惩戒机制,教育惩戒权一时成为热门话题。最近有媒体就此进行问卷调查,有87.2%的网友认为为达到教育目的,老师可以适当行使惩戒权。本期思辩堂邀您一起关注:赋予学校、教师教育惩戒权,是否真有必要?又应如何合理行使?

没有惩戒,教育是不完整的

  教育不应该有体罚,但不能没惩戒;没有惩戒,教育是不完整的、残缺的和不负责任的。适当的惩戒不仅是教育者的权力,也是义务,是基于教师职业地位而拥有的一种强制权力。它来源于教师的教育权力,是维持教育教学秩序、保证教育教学活动正常开展的权力,也是教师的职业权力之一。

  没有相应教育惩戒制度,学校里可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学生,以及软弱无力的教育者、管理者。长此以往,学校有可能培养出越来越多的无赖、痞子和黑社会成员。在学校里无法无天的学生,到了社会也不会成为守秩序的模范公民。(摘编自蒲公英评论网《没有惩戒,教育是不完整的》作者:冯胜清)

教育惩戒权是避免孩子犯错的防线

  管教孩子,避免他们出现行为偏差有三道基本防线,第一道防线是父母,第二道防线是学校,最后一道防线才是司法。在当代社会,由于流动、留守等原因,一些家长监护未成年子女的功能在弱化。如果学校这一道防线也不夯实,那就只能期待司法变成“超级父母”了,而这是司法不能承受之重。

  用刑事处罚和行政处罚去对付“熊孩子”无异饮鸩止渴。最好的方法,一方面是强化家长监护责任,另一方面则是强化学校管教功能,让孩子在学校就能被管好,不让问题“出校园”。实现这一点的前提,就是教师有权威,有必要的约束与惩戒手段。(摘编自人民网《老师能否惩戒“熊孩子”》作者:姚建龙)

赋予教师“惩戒权”是对教育的补缺之举

  当前,有一种现象需引起重视,就是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提倡鼓励教育。近年来,教育部门多次下发禁令,禁止教师体罚学生。在一些媒体看来,学生犯错了,罚学生做蹲起,罚学生跑步,这些都是教师不应该做的事情。不知从何时起,教师对学生的惩戒教育被一脚踢出了教育大门之外,当学生犯错误时,教师都不敢对学生进行惩罚让他们知错就改。

  学校一味只采取鼓励教育的方式,不可能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因此,教育惩戒权回归校园,丰富了教育手段,是教育的补缺之举。(摘编自映象网《赋予教师“惩戒权”是对教育的补缺之举》作者:王学明)

行使教育惩戒权,谨记“师德当头”

  近日青岛市政府发布《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规定“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或者适当惩戒”,但“惩戒”是有具体内容和规范程序的,由不得老师个人胡来;“适当”就是“度”的限制,过了“度”就是体罚。要避免体罚现象的发生,注重教师师德是关键一环。

  爱心是教育的灵魂,热爱教育、热爱学生是师德的核心。真正将“师德”二字谨记在心的好老师,不会借“惩戒权”来体罚学生,而是采取更为有效的方式去帮助学生,也只有爱学生、爱事业的老师,才能肩负起教育的重任,托起明天的太阳。(摘编自蒲公英评论网《撕裂学生耳朵,师德何在》作者:黄启龙)

“适当惩戒”的前提是爱和尊重

  当学生的言行举止影响和危害到同学、班集体乃至社会利益时,教师对学生给予一定的惩戒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负责任的表现。不过,对学生进行“适当惩戒”,应着眼于“戒”,而不是“惩” ,要把握好其中的“度”。

  因此,在对学生进行惩戒时,教师应注意以下三点:一是要了解学生的心理和性格特征,把握好惩戒的时机。二是惩戒要公平合理,对学生一视同仁,给学生营造一个既紧张又宽松的环境。三是惩戒要以爱和尊重为前提。(摘编自蒲公英评论网《“适当惩戒”的前提是爱和尊重》作者:王营)

“适当惩戒”的关键是把握好惩戒的“度”

  实践证明,教育惩戒是完整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未成年人的人格健康和谐发展。在倡导表扬、奖励、赏识教育的同时,不应该忽视“惩罚”在教育中的积极作用。但在实际操作中,不能操之过急,应做到稳步推进,务求实效,掌握好惩戒的“度”,切实消除教育惩戒的负效应。

  惩戒手段需慎重,要把握好教育惩戒的尺度,不能超越“红线”,不能将其等同于允许针对学生的暴力。在教育惩戒方法上,要讲究艺术、技巧,要因人施惩,不能方式简单、单一,不加区别地“一刀切”。(摘编自中国教育报《教育惩戒关键是把握好度》作者:唐守伦)

家长:面对教育惩戒权,不要谈惩色变

  教育惩戒权引发舆论关注,甚至有的家长“谈惩色变”,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因为计划生育政策下,独生子女多受溺爱,家长舍不得孩子受批评、惩罚。另一方面,有的家长担心,“惩戒”会变成“体罚”。

  其实家长是维护好教育惩戒的重要因素,家长的支持与理解,是教育惩戒权能正常发挥的前提。有了家长的肯定,教师才能真正做到无负担的“惩戒”。同样的,有了家长的监督,教师才会认真思考如何把握教育惩戒的“度”。因此家长不能缺席,更不能谈惩色变。而是要与教师一起,携手维护“教育惩戒权”。(摘编自安徽日报《教育应激励惩戒并用》作者:韩小乔)

社会:要着力构建校园惩戒的公信力

  怎样的惩戒才是“适当”惩戒呢?古人云:“小惩而大诫。”意思是说,惩罚要适度,目的在于教育人。那么,如何构建校园惩戒的公信力呢?

  良好的社会氛围,是顺利推行教育惩戒权的关键环节。社会舆论的支持,能让教育惩戒权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明确不同惩戒的适用范围、规范有效的惩戒程序、明确不正当惩戒的追责办法……这些工作是需要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只有构建起校园惩戒的公信力,校园惩戒才能做到真正有效。(摘编自蒲公英评论网《构建校园惩戒公信力的六大要件》作者:陈复兴)

相关部门:教师实施惩戒权尚需有章可依

  《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尽管赋予了学校和教师惩戒权,但对于惩戒方式、方法、程序、行为规范没有明确的界定,不便于执行。

  若想“教育惩戒权”真正落地,有关部门不可袖手旁观,应着手研究制定惩戒的方式、范围、程序、准则,以及惩戒与体罚的界限,在现有的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下进行界定与厘清。只有这样,教师们才敢于使用教育惩戒权,并行之有效。(摘编自蒲公英评论网《教师实施惩戒权尚需有章可依》作者:凌宗伟)

---------------------------- 结束语 ----------------------------
  

  苏联教育学家马卡连柯说过,“适当的惩戒不仅是老师的权利,更是老师的义务。”在校园暴力频发、问题少年数量见长的今天,赋予校园、教师适度的教育惩戒,已刻不容缓。诚然,教育惩戒权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对孩子来说是一次及时的教育,用不好,很可能成为一次难以磨灭的伤害。期待学校、教师做到“心中有数”,家长、学生能够肯定理解,社会也给予应有支持。只有如此,教育惩戒权才能真正做到行之有效。

往期回顾【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