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期
谁让孩子陷入“暴力漩涡”?
  据新华社报道,6月28日,河北张家口市蔚县柏树乡柏树村,8岁男孩晓辉(化名)被几名闲来无事的同学,强行叫到3公里外的永宁寨村,最终被11人围殴致昏迷,后抢救无效身亡。晓辉父亲怀疑,孩子被围殴,可能是曾被同学欺负后告状,导致对方挨骂。涉事11名同学均不满14周岁。警方调查发现,事发当天,这些孩子闲来无事,便相约到村内找人打着玩儿,恰好碰到晓辉。未成年人暴力事件为何层出不穷?本期专题予以探讨。
表面原因:诸多教育的缺失
缺乏法制观念和道德规范

近几年来,少年儿童“打着玩”致人死亡的犯罪案件不断发生,无不令人毛骨悚然,更让家长和社会忧心如焚。我们不知道,晓辉父亲的怀疑是否属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孩子们之间平常发生点摩擦很正常,自然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而类似11名学生闲来无事围殴八龄童致死的悲剧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最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孩子脑子里毫无法制观念和道德规范。的确,眼下一部分少儿沦为法盲的现象已是不争的事实。据了解,在目前家庭和学校教育中,法制教育往往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更多>>

缺乏对生命必须有的敬畏

8岁男童被围殴致死,从法律上似乎难以对11个孩子追加刑事责任,因为他们都是未成年人。要追责,一方面与孩子监护人的疏于监管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学校的教育有关。按照法律,只能对参与围殴的孩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但尽管如此,对孩子的恶行显得于是无补。教训是惨痛的,我们当反思拿什么救赎孩子们“恶”。几名同学当日因闲来无事在村内找人打着玩儿,并对一个8岁的孩子几次殴打,从中取乐,其行为已达到兽性程度,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主要原因,恐怕在于这些参与围殴的孩子缺乏对生命应有的敬畏态度,即生命教育的缺乏所致。更多>>

深层剖析:安全与权利失守
留守儿童安全几乎无人“留守”

因为11名不懂事的孩子,也因为这些孩子“没事打人玩”,最终让一名留守儿童的生命陨落了。这样的悲剧,让人心痛不已。这些年,发生在留守儿童身上的悲剧,的确是不胜枚举——河南寿光县发生的校园砍人事件,22名被砍伤的学生,多数是留守儿童;贵州5名取暖被闷死的孩子,也是留守儿童;河南桐柏老师性侵的女生,也多为留守儿童……每一起类似的事件,都让人如鲠在喉。突出“留守儿童”的身份标签,只为传达一个常识——相比起普通孩子,留守儿童的安全形势更为严峻,也更值得关。更多>>

儿童基本权利未得到较好保护

被围殴致死的晓辉也好,参与施暴的11个“熊孩子”也罢,在广袤的乡野,他们就如同一棵棵“无人照料的野草”。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外出打工,让晓辉们往往和自己年事已高的祖辈生活在一起,处于一种“弱监护”甚至是“无监护”的状态,导致各地不时发生留守孩子溺亡等种种悲剧,折射出弱势家庭儿童在生存权、全面发展权、生活权等基本权利方面的“贫困”状态,值得我们认真反思。更多>>

警钟敲响:遏制青少年暴力刻不容缓
青少年暴力需及时干预和惩处

打人者和受害者一样,都是孩子,11人中年龄最大者差两个月14周岁,最小者不到10岁。在法律上,因为年龄不足14周岁,他们无需负刑事责任,但从良知上,他们能过得去么?面对无法避免的附带民事诉讼,这些家庭准备好承担经济惩罚了么?一起青少年暴力事件,是施暴者与被害者两个家庭之痛,更是整个社会的忧伤。对此,既然法律追责无法成为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更应该补齐社会治理中的短板,从预防的角度使悲剧得以避免。面对青少年霸凌现象,教师们必须担起责任来,培养孩子们道德感、价值观,训练青少年控制愤怒、改善行为,学会处理冲突和生活问题。更多>>

14周岁刑责线已过时,不妨下调

11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学生将一个8岁的孩子群殴致死,留给家人无限的悲恸,也触发我们诸多关于教育问题和儿童保护的思考,比如留守儿童的关爱,比如家庭教育的缺失,比如学校法制教育的缺位等等。同时,这场悲剧再次引发网友关于14岁刑责线能否高低的争议。诚然,未成年人教育问题的缺失是这起悲剧的一大诱因。但是,笔者认为,反思刑责年龄,比讨论教育问题的症结更有意义。明确地说,适当地降低刑责年龄,给未成年人以法律的警示,可以有效地震慑懂法但不守法甚至明知故犯的未成年人,杜绝未成年人伤害事故发生的概率。显然,这也是对未成年人一个保护措施。更多>>

往期专题>查看更多
结束语
  结束语:晓辉的生命已逝,对于这个个体的生命而言,探讨“谁让孩子陷入‘暴力的漩涡’”似乎已没有意义。但对于千千万万个其他未成年人而言,却意义重大,因为“8龄童被围殴致死”,只是如今青少年暴力倾向的一个缩影。青少年是家庭的寄托、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他们必须成长为有道德、有文化、有技能、有正义的新一代公民。如何让青少年脱离暴力侵袭的阴影?如何拯救处于“暴力生态”中的沉沦青少年?全社会都该为之不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