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期
都是手机惹的“祸”?
  最近,关于中小学生使用手机的新闻多了起来,为防学生使用手机违纪作弊,有学校没收学生手机并集中销毁;为防学生使用智能手机伤害眼睛,有家长出资为全校学生更换非智能手机;一篇“我国未成年手机网民已达亿”的报道,更是让社会引发了未成年人网瘾化加剧的思考……如何让学生使用手机趋利避害,如何监管学生使用手机,本题专题予以关注。
“砸手机”砸出教育的简单粗暴
新闻:高中销毁学生手机 校方:培养好公民

“刚开学时,学校曾规定在校期间不能携带手机,违者会被没收后砸掉,但没想到还真的砸了。被砸的还有一台iphone。”高一某班的学生赵某告诉记者,9月29日~30日月考,考试前监考老师要求考生主动交出手机,一些学生主动交出了手机,随后考生答题时,校方用探测仪,又搜出来了一部分未主动上交的手机,“主动上交的同学只是被砸了手机,被搜出来的同学还要遭到停课处罚。”到6日课间操时,当着家长和围观学生的面,校领导要求当事学生把自己的手机摔毁,大概有30多台手机被砸。随后,这些说法在其他几位同学处得到证实。还有家长表示,有老师也参与砸手机了。

走访中,一位高二女生表示,她高一时也见过校方砸手机的场面,“只砸高一的,刚进校来个下马威,高二、高三没砸过。” 更多>>

评论:集中销毁手机不是最好的诚信教育

为教育学生诚信考试,各地都挖空心思想出了不少“怪招”,比如,今年吉林高考就要求女生的文胸换成背心,避免被安检仪器拒之门外。在笔者看来,这些都不是最好的诚信教育方式。以集中销毁违纪手机为例,学校的行为不仅涉嫌损坏公私财物,而且也很难体现出诚信教育的成效,相反用这种违法侵权的方式教育学生,何谈培养将来遵纪守法的诚信公民?

笔者是上个世纪末参加高考的。当时并没有什么先进的监考设备,但几乎没有考生作弊。在平常学校组织的考试中,大家也多是以诚信交出自己的答卷。所以说,考试监管的严厉程度与舞弊发生率的发生并不必然成正关联。从另一角度看,再先进、再严厉的监管举措,起到的作用都不过是“亡羊补牢”,而不是“未雨绸缪”。如果把学生的诚信考试寄希望于集中销毁手机的威慑力上,最终只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更多>>

“换手机”换出家长的用心良苦
新闻:儿玩手机近视 父亲欲为全校学生换手机

10月5日,重庆铁路中学校长黄兴力在网上发了一条微博:“我最近遇到一事。我校一家长对学生玩智能手机深恶痛绝。他做过调查,小孩一天在智能手机上花费3.5小时。他想在学校发起使用非智能手机,禁用智能手机的活动。用自己一年的收入为全校学生购买非智能手机并免费发放给他们。这样,他得花40多万元。他是匿名捐赠,不带任何商业目的。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黄兴力的微博有26万粉丝,在这条微博发出去后,立即引起了热议。有网友表示赞同:支持中小学生远离智能手机,智能手机的功能好比一台电脑,好玩新奇的东西太多了,小孩子本来自制能力和识别能力就比较差,很影响学业,甚至会引发心理等问题。不过也有网友针锋相对,表示:拒绝新技术的应用,和拒绝电一样短视;那些在学习中更多用到互联网等科技的学生,要比那些更少使用的学生表现出色。更多>>

评论:“妖魔化”智能手机不如更新教育理念

新闻中的家长想购买功能单一的传统手机,就是想堵住孩子上网和信息化的步伐,进而控制孩子的无休止使用,带来的负面功效,用意虽好,还是有点因噎废食。教育发展和管理意识还停留在“手机就是电话”的陈旧时代,遏制学生的信息发展意识。面对“智能手机综合征”,不是主动积极提高管理水平,改善自我不足,而是将最有发展潜力、最有前景的现代化功能,当作累赘和负面推手,这是教育观念的落伍和强蛮,也是教育管理的黔驴技穷。正如萧伯纳所言:“我不是你的老师,只是一个伴侣而已,你向我问路,我指向我们俩的前方。”因此,家长和管理者应早日将自己置放到智能手机时代,让自己成为真正的信息意识发展者、传播者和创造者,了解、分享孩子因智能手机获得的快乐,让自己和孩子一起进步,而不是对智能手机大加挞伐,望而生畏。更多>>

“手机网民破亿”破出社会的监管难题
新闻:我国未成年手机网民达亿“屏奴”低龄化

 九成以上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超六成10岁以前“触网”,约1亿未成年人使用手机上网……在现代人被电视、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等各种电子屏幕包围而成为“屏幕奴隶”的当下,这组调查数据凸显了我国“屏奴”群体日益低龄化的新趋向。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愈演愈烈的未成年人网瘾化加剧问题,已不仅成为我国无数家庭的烦恼事,也已成为一项民心所向的系统性民族应对工程,亟须引起高度重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的孩子,也渐渐养成“不移动”的生活方式,对孩子们的学习、生活,乃至整个社会的教育体系,都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巨大冲击波。 更多>>

评论:“未成年手机网民破亿”的隐忧

故笔者认为,我国未成年手机网民破亿,确应引起各方面高度重视,并加强监管。未成年手机网民越来越多,极可能让未成年人网瘾化愈演愈烈。在这方面,家长的责任首当其冲。堵显然是堵不住的,因为孩子无论是现在的学习或生活,还是未来的工作,都离不开手机和网络。关键是家长要给孩子使用手机、电脑等电子屏幕立个规矩,限制其上网时间和地点,限制其浏览一些不太适合的内容,禁止孩子未经思考就从网上搜索作业答案;同时多组织一些亲子互动、家庭出游等户外活动,减少孩子玩手机、电脑的机会。

事实上,“屏奴”群体低龄化,与一些家长的无视甚至纵容密不可分。一些贪玩的家长,在孩子很小时,为安抚吵闹的孩子,或为打发孩子的时间,习惯将手机、iPad等丢给孩子玩。另一些不理智的家长,常用手机、iPad等电子产品“全副武装”孩子。如此教育出来的孩子,自然难免“屏幕依赖”。 更多>>

往期专题>查看更多
结束语
  结束语:学生与手机,本不该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因为学生无论是现在的学习或生活,还是未来的工作,都离不开手机和网络。因此,家长、学校及手机厂家、通信运营商、监管部门等都应考虑去弊存利,共同寻找到科学方法来解决学生过度使用手机、网瘾化加剧的问题,比如家长合理引导,学生合理管制,通信运营商也可只提供专门供中小学生使用的通讯业务。让手机成为学生的发展工具,而不是负面累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