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期
鲁迅作品真的不适合孩子吗?
  近日,有报道称:在人教社新版初中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初一上学期语文课本当中,去年还存在的唯一一篇鲁迅的作品—散文诗《风筝》被删除。其余多个版本的教材中鲁迅作品也有不同程度的减少。近年来教材中鲁迅文章一删再删,有人认为合理,鲁迅的文章内容对中学生太深刻;反对者则称鲁迅作品是经典,代表“民族魂”,不该去掉。你怎么看?
支持:“死读”鲁迅文章很痛苦
读鲁迅,不必从娃娃抓起

鲁迅文章的去留已经不是一个作家少上一篇文章的问题,而是要不要继承鲁迅遗产的问题。人们担心,如果鲁迅在教科书里的文章越来越少,其重要性也就越来越弱,今后的孩子们似乎就不知道鲁迅是谁了。这种思维隐含着一种逻辑,那就是,读鲁迅应当从娃娃抓起,只有从小就接触鲁迅,今后才能学到鲁迅思想的精华。这种逻辑显然不能成立,如果这么说,那么当初全民读鲁迅的时代难道就产生了很多当代鲁迅吗?对于中学生,尤其是低年级的中学生来说,鲁迅的不少文章多数只是半懂不懂地去理解,甚至很多时候,要按照老师的解释去死记硬背。这种痛苦实在不必强加给学生。

在我看来,问题倒不在孩子们读不读鲁迅,教科书里还是保留了相当多的鲁迅文章,况且,真正爱鲁迅的学生,自然会通过各种途径去认识鲁迅。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成人世界对鲁迅的回避乃至过滤,某一段时间,避谈鲁迅甚至成了一种潮流。让中学生去读鲁迅,但成人世界里真正秉承鲁迅精神的又有几个?如果没有成人社会的示范教育,在教科书里放再多鲁迅文章又有多大作用呢?更多>>

教材删除鲁迅 无妨鲁迅价值

然而,笔者认为,删除鲁迅,挡不住公众对鲁迅其人其文的阅读,无损于鲁迅的伟大。不可否认的是,鲁迅,是我国近代史上最具批判和革命精神的知识分子,代表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气节和风度。鲁迅对于中国近现代文学的贡献,不可抹杀,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的那些经典文章,也不会消逝。站在这个层面讲,鲁迅存不存在于教材之中,只是一种存在形式。无关其他。

语文教材,只是教科书的一种。语文教育,当然要承担起培育公民精神、传授正确价值观的基本责任,但是,语文教材,从来都不应因为某个人的文章非常有意义而必须将其列入其中。没有一部法律和制度规定,语文教材中就必须保留鲁迅先生的文章。此外,语文首先是在传授汉语这种文字工具。在这个层面上讲,教孩子们学汉字和语句,是用鲁迅的文章还是用朱自清的文章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们可能读不懂、不想学鲁迅的文章;而有些学生更愿意学一些优美的散文。 更多>>

反对:鲁迅不能被时代遗忘
删除鲁迅表明编写者怯懦

鲁迅的作品是第一流的,语言也是第一流的。过去我支持减少他的作品数量,但全面退出则让人“惊诧”——那些“篡”了他的位子者,不仅不高明反而很糟糕。除读者熟知的《百草园》《故乡》《社戏》等散文外,鲁迅杰出的作品集《故事新编》里很多精彩篇目如《眉间尺》等,都可以选入中学语文教材里。教材编写者也不必弄块叫做“深刻”的石头来给学生使绊子,而显示自己的高级地位。中小学生完全可以兴致勃勃地读完这个故事,完全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来理解这个故事。教师也不必装出高深的面目来告诉学生们非要以某种标准理解鲁迅。

鲁迅文章的陆续退出,是教材编写者的怯懦和无品,也寓示着当代社会的思想混乱仍需漫长的沉淀才能成新的价值。更多>>

“过于深刻”不是删掉理由

如果拿出一个“过于深刻”的撤换鲁迅文章的理由,却显得过于牵强了。就鲁迅文章“深刻”与否,《钱江晚报》曾举例称,比如对“鲁迅深刻”这个问题,各人见解不同,焦点已不在鲁迅,而在于对这个“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一位网友跟帖说:“鲁迅早过时,好像天天死人,悲哀文。”另一网友说:“现在难道不是天天死人吗?”显然,对同一现实,人们的认识和态度却完全相反。因此有人觉得鲁迅很隔膜,有人觉得很亲切。有人觉的“很深刻(难懂)”,有人可能觉的“能理解”。教材工作者以自己的认知去“判断”和“代替”学生们的认知感受,其贴近与否存在争议。更多>>

延伸:教材应遵循孩子阅读规律
好读有趣才是好教材的最好标签

初中的孩子童梦未知、混混沌沌,语文教材一定要体现充分的童趣、生活化、唯美化、游戏化,充分考虑到孩子的精神接受力和感知能力。让学生感受到共鸣感、亲切感,喜欢看。因为只有建立在情感共通的基础上,孩子才能投身到积极充沛的语文学习中,得到更多的精神收获、文字进步。

就算是为了强化思想教育,精神提升,也不一定就动辄贴上“阶级性”、“思想性”和“深刻性”的标签,用深奥、深刻,将不好懂的文章强行推给孩子。毕竟,互联网环境中的孩子,其发散思维、独立思维及思考个性更强,更愿意在享受和有趣中接受教育。我们的教育方式如果仍然停留在传统意义上的“打包贩卖”,没有选择余地,孩子的阅读兴趣就会降低很多。更多>>

关注的是教材,担忧的是阅读

事实上,人们之所以对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取舍斤斤计较、缁铢必究,一个未被言及的原因是,对于不少中学生来说,语文课本里的文章往往就是他们阅读的全部,除此,学生很少再看别的课外书籍。正是因为阅读的量少、面窄,才使读什么显得那么重要,甚至一篇文章的取舍,是鲁迅还是金庸,甚至选《阿Q正传》还是选《药》,都可能影响甚至框定学生对于世界的认知范畴。

问题是,如此之少的阅读量——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人均读书4.3本,比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犹太人的64本少得多——即便每本读的都是经典名著,亦难以建构宽阔的视野、培育深厚的人文情怀,而这,或许才是真正令人担忧不已的事情。更多>>

往期专题>查看更多
结束语
  结束语:有网友说,不迷信鲁迅才是最好的尊重,鲁迅退出某些教材也不代表被遗忘。故而,我们不必对鲁迅作品一再被删反应过度。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编写出尊重学生学习习惯和语文教学规律、让学生感受中华语言之美、传承中华民族之魂的教材,以培养学生 的好学品格、独立人格、自由思想,这才是问题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