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期
勿让“黑暗童话”污童心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中晒出了一组新版“丑小鸭”故事:丑小鸭没有变成美丽的天鹅,而是在离家出走后被宰杀,成为了“烤鸭”,引发了网友极大的关注和讨论。诸如此类被篡改的读物,近年来在市面上屡见不鲜。如此颠覆纯真的“黑暗童话”所带来的影响及反思有哪些?请关注本期呼啦圈思辩堂。
忧心:“黑暗童话”毒害孩子心灵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范先佐说,经典的儿童故事教育了几代人,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因为其中表达的是美好内容。此类新编童话,不仅没有传达美好,反而展示残酷结果,不利于幼儿在观看后感受美好,是“毁三观”(网语,指违背常理,毁掉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说法等)的反社会作品,有关部门应予禁止。

我非常同意范先佐教授的观点,这样的“黑色童话”只能给孩子打造一个残酷世界、冰冷世界、丑陋世界,会让孩子的童年成为“黑暗童年”,必须禁止。

丑小鸭并没有变成美丽的天鹅,却成为了“烤鸭”——前者给孩子一个美丽的遐想,后者给孩子一个吃货的结果。“睡美人”中,公主并不是被王子叫醒,而是变成了邪恶的复仇女巫——前者给孩子一个纯洁的思考,后者教育孩子复仇。更多>>

反思:"黑暗童话"折射恶搞思潮

谁给"黑暗童话"提供了滋生的土壤?或者说,"黑暗童话"的起源在哪呢?其实,我们很容易追溯它的起源,这个起源就是成人世界很热闹的恶搞思潮。现在是个开放和包容的社会,大家容易接受所谓标新立异的恶搞,也容易被一些爆眼球的恶搞所吸引,比如恶搞的四大名著:《三国痣》、《嘻游记》、《水煮三国》、《青楼买卖》。明知道这样的恶搞会冲击文化道德、思想认知、主流价值观等诸多内涵的底线,我们也能用宽阔的胸怀接受它们,毕竟我们是成年人,有足够的辨别力和强大的防"腐"意识。

肩负着塑造童真、童心的童话故事,服务的对象是没有辨别能力和思辨意识的少年儿童,其内容和主题思想必须是积极、健康、向上的。然而,一些不负责任的改编者,连同黑心的出版商一起,为了起到爆眼球的效果,肆意篡改童话的内容,无视带给孩子的思想遗毒。更多>>

拷问:"黑暗童话"暴露监管不力

实际上"黑暗童话"这类"很黄很暴力"的儿童图书不是现在才出版,而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一直充斥着儿童读书市场,比如前几年被职能部门处理过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就是典型代表。对此,只要家长不举报,也就没人会觉得"黑暗童话"类图书有毒,职能部门就不会介入监管,广大儿童只得被动接受,在默默中受到不良影响。

从表面上看,"黑暗童话"类有毒儿童读物之所以能够出版,甚至成为畅销书,是"黑暗童话"类儿童读物的作者、编者、出版者、发行者和销售者等利益链条上的各个环节的从业者缺乏社会道德责任感。他们明明知道"黑暗童话"对于孩子的童年来说其实就是文化毒品,但是任由"黑暗童话"出版、发行和销售,甚至利用"黑暗童话"中的"黑暗"卖点吸引年幼无知的读者,达到畅销目的。说到底是儿童读物的出版审查机制有问题,是职能部门对儿童读物市场的审查和监管不力的结果。更多>>

延伸:经典童话影响孩子一生

如果给“童话”下一个明确的定义,笔者以为:童话就是为儿童编撰的、表达某种思想声音的、儿童喜闻乐见的故事。正如陈伯吹在《童话研究》中所说的“童话者,儿童所喜闻之话也。”在童话的百花园中,千事生蹊,万物有灵。幼儿听着童话故事,不仅能与故事中的主人公产生心灵意义的互动,还常常情不自禁地进人情境、进入角色去想象和创造,与自己喜爱的形象同呼吸、共命运。本文从幼儿对童话的“审美偏爱倾向”着手,谈谈童话对幼儿成长的意义。

童话世界也是儿童精神成长的乐园。由于童话在儿童幼小的心灵中能打下深刻的烙印,所以,童话又与人的情感发育有着无法分割的联系。当童话的形象美、情感美和情境美如甘甜的雨露滋润幼儿的心田时,它便演绎为一种促进幼儿和谐发展的力量。更多>>

往期专题>查看更多
结束语
  结束语: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曾说:“童话是给小孩子看的故事,要简洁、活泼、有情趣”。而“黑暗童话”却大肆描写社会阴暗面,抑或恐怖倾向。对于成人来说,或许它具有现实影射,但是对孩子纯真的童年来说,我们不该强加他们这个年龄不应承受的沉重、早熟。一本小小童话书,构造的是孩子的未来世界,是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向往,因此成人更有责任为孩子遮挡黑暗,先给他们描画一个希望的世界,再为他们未来的前行增加驱动力。让“黑暗童话”早日从孩子们的世界销声匿迹吧!